「如果是一場有名次的比賽,當然要得名」以前的我只要參加比賽,就一定抱著如此強烈的企圖心,可是這一次心中卻很強烈的告訴自己:目的不是想得名,而是真的想要說出影響力。

 

參與這堂課程從選擇題目,想著要說什麼內容,將內容精簡再精簡,將憲哥、學長們給予的回饋在修正、調整,不斷重複練習、錄音,甚至一直想著這個故事到底要跟大家說什麼?聽完後又期待大家做什麼?這是一段所有同學必經之路。

 

為了想把一個故事練到好的決心,我還做了這三件事

 

找老師一對一、一句句的給予我信心

 

有一晚看到輔導學長給我的回饋後,整晚我都一直質疑自己:真的這麼沒有感情嗎?真的是像在說別人的故事嗎?真的把一個感性的故事說的很理性嗎?

 

其實學長只是客氣的提了一下,但自己卻用放大鏡在看這一個點,內心無比挫折又難受,意志消沈了兩天,一直想著誰可以救我,在那當下想到了教聲音的小芬老師,立刻傳了訊息請老師給我時間一對一指導。

 

隔幾天緊張的走進老師家,我們先整理出如何發出柔軟而堅強的聲音,老師一再提醒我,每一句話都應該要等自己和觀眾情緒到了,說出口才夠真誠。

老師教我阿嬤的聲音要從哪裡發出,師丈則教我大哥的口氣該如何,以及四句台詞正確的台語發音。

 

最後我拿著麥克風開始一句一句說著故事,那是十天來第一次對著人說故事,看著老師的眼神回應與肯定,終於重拾回我的自信,綻露出笑容。

 


音樂是高風險,要就練到天衣無縫

 

川原學長依據過往的經驗,特別建議我找音樂來做輔助,在我找了幾首後,學長說要找單音鋼琴才會簡單不複雜,那個週六花了五個小時找著音樂,終於有一首滿意的歌了,傳給學長後禮貌性的被退件,後來學長傳給了我一首。

 

為了要能在未來學以致用,我不會直接接收下這首歌,而是尋著學長給我的範例,去找出一首也很棒很適合的歌來,那一天就這樣從早上到晚上12個小時,眉頭都一直深鎖著,而也終於找到了。

 

試試看搭配上故事的效果,把片段寄給兩位學長和教練聽聽看,看到他們給予的回應,才安心地去睡覺。

 

「用音樂襯托會讓故事更精彩,但必須得掌握好節奏,否則就會弄巧成拙。」憲哥不斷提醒我音樂會是兩面刃。

 

這句話我認真聽進去,於是1分13秒的段落,我刻意撥出一天單獨做練習,先把音樂聽到可以背出來,再把每一段話放在每一段落裡,錯就重來錯就重來,又是從天亮練到天黑的一天。

 

前面如此變態的訓練自己,第二段音樂上手速度就快很多了,是到前二晚才練習和決定要加入在故事當中的唷!

音樂還得考量:當天是透過什麼播放?大小聲要如何操控?當天誰協助?我很感謝芋頭和智光前一晚在場佈時,讓我尾隨跟去,現場為我測試了一次,隔天一早還再幫我確認一次音量大小,還意外發現藍芽喇叭會慢一二秒,所以得提早按下播放。

 

找300多位聽眾現場聽我說故事

 

在家裡說著上百次故事,越說越感到不自然,越說越沒有感覺,因為看不到觀眾回應,不知道語速、節奏、肢體該如何做才適當,那些地方需要用更多的停頓。

 

剛好有一所過去相當熟悉的大學來信邀約演講,這兩年已經聚焦於企業內訓,對於大學邀約都會禮貌性回絕。

不過在這時來了個邀約,並且可以彈性安排演講內容,這不就是老天爺要我去練練看嗎?而川原學長超級有義氣的,一起貢獻了一段故事和學生們分享。

 

這期間還在高中英文補習班、一家企業分別做了大小場的分享,每一次的分享後我都會記錄下自己在那當下的感受、聽眾的眼神回應,以及哪裡需要再調整。

倒數三天,又來了一個難關,就覺得自己結尾弱到爆,被Call to Action給卡住,卡到夜晚坐在岸邊一小時,卻一個感覺也沒,那個晚上田育學長在Line裡面告訴我,其實我的版本已經很好了,有時候影響不是在當下,而是在未來的,看了三次後心裡舒服多了,回家。

 

可是我沒這麼輕易放過自己,隔天一早又開始自己坐在辦工作喃喃自語,亂說一通看能不能忽然說出個所以然,下午兩個朋友來家裡,我請他們認真幫我聽一次,結束後還請他們一定要說感想以及故事對他們的影響。

 

這個下午很重要,讓我明暸結尾可以再更直接地說出,不需要過多華麗辭藻的包裝,於是又花了好幾個小時調阿調、練啊練。


或許你會覺得我很瘋狂,其實我只是很認真、執著與力求完美想把一個故事說好,說出影響力,說的不是我很可憐、很勇敢,而是可以讓大家聽完我的故事後,都能一起站在陽光下發揮影響力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溝通力、溝通技巧、講師培訓 莊舒涵-小卡老師部落格

小卡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