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個月底至高雄演講,結束後看到五通未接來電,全是我很好的一位朋友Jessie打來的,看樣子應該是很急,偏偏手機快沒電,為了回覆這通電話特地花305元搭乘商務艙到台南。

 

主管在乎的是「人力」還是「尊重」?

 

電話響了一聲就接起,Jessie急忙地說著:「完蛋了啦!我好像惹火我老闆了,我的飯碗可能不保了。」
我冷靜慢慢地說著:「發生什麼事了?我在高鐵上,你簡短說。」

 

Jessie嘆了很長一口氣:「當初業務部門面試後沒有要我,要是沒有我們經理,我確實無法進公司,也是他破例讓零行銷相關經驗的我,進到該部門,給我的待遇也很好,這半年他確實很用心的指導和提攜我。」

 

聽到這大概已經知道後面他要說的與老闆之間的衝突了,果不其然如我所料,業務部經理手上一個空缺,上週來問Jessie的意願,Jessie完全沒有多加考慮,立刻說好,還打包票說一定可以讓部門主管放人。

 

依據對Jessie的了解,我說:「所以你去找老闆說清楚、講明白是嗎?」
她帶著哽咽的聲音回應:「你知道我這個人說話很客氣的,我跟他說了我的想法,未來規劃與期待,他只冷冷地回說我忘恩負義。」

 

當天早上經理給了她兩個選擇,要不繼續留在行銷部門,要不就離職,他絕對不會簽下部門轉調同意書,並請Jessie下週一上班回覆他答案。

 

我不是Jessie,也沒在他們公司工作過,更沒有當過業務或行銷工作,實在沒有任何立場給予她任何選擇上的建議,不過我跟她分享了段我生命中的深刻體驗。

 

逃避面對人,衝突只會越滾越大 

 

國中考高中時成績不夠理想,落得只剩下高職能做選擇,我爸要我選擇商科,不過我這種不謹慎、細膩的個性,根本不適合啊!

 

在長輩面前一向順服,不敢當面起衝突的我,簡單地說了聲好後,整個頭腦開始鬼靈精怪地想著:如何做才能不用讀商科?

 

選擇不當面發生衝突,但卻以抗拒的方式行動,去到學校我立刻拿起橡皮擦,將志願修改成「廣告設計」,一個更不適合我的科目。

 

女生沒別的可以科可以選了,進入廣告設計就讀後,作業堆積如山,每天挑燈畫圖,又是色環圖、又是色階圖、一下是水彩、一下又是素描,連鋼筆字都要練,每張教去的作業不斷退件,作業堆積如山,沒有一天四點前可以睡覺的。

 

完全沒藝術天賦的我,再次面對了兩個衝突,一個來自內在的自我衝突,一個在於對上的衝突,一個月下來我有種崩潰感,我依舊選擇面對自我衝突,但對上的衝突仍舊選擇逃避,因此又開始策劃如何中斷這學業呢?

 

說到這刻意停下來問了Jessie:「你知道我後來如何面對這場衝突嗎?」
Jessie笑著說:「我知道,一樣逃避加上抗拒。」

 

真不愧是我的好朋友。當時我選擇離家出走、自食其力21天,讓學校將我退學後,再回到家和我爸談著我的未來計劃。

 

衝突的化解,唯有正視與面對

 

對上的內在衝突雖然不表達,其實一直都在,我們父女兩對於讀什麼?未來做什麼想法、看法完全不一樣,不過由於職位權因素,我選擇不讓衝突當面發生,但卻用著更強大又實際的抗拒行動和他發生間接衝突。

 

如果時間再倒回,或許我會在考不好的當下,就坐下來好好跟我爸談,自己對未來的規劃與想法,以及提出重考的要求,因為那21天一個15歲的女孩,一個人在外真的是很辛苦。

 

害怕衝突就很難有改變,唯有選擇面對,才有影響他人的機會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溝通力、溝通技巧、講師培訓 莊舒涵-小卡老師部落格

小卡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