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/3說出生命力總召戴大為醫師訊息傳來,邀請我上台擔任示範講者,能有這樣的機會,二話不說立刻答應。

 

過一下子又傳來一個訊息「妳有沒有想擔任課程講者 / 輔導員,或both?」
一樣完全不加思索的回覆「我全力配合協助,你安排就可以。」

 

機會就是別人認為我們一定可以

 

接下來兩個月的時間,我們三位講師,輕適能行銷長張怡婷Eva老師、學霸牙醫鄧政雄老師在Dreamer 38餐廳,一張張的便利貼構思著到底他們需要什麼?而我們又可以教什麼?

 

直到課前一週,我和Eva的講義毫無進展(依照老鄧的性格應該是早就準備好了),連理事長秋玉都為我們擔憂起來了,可是我們都相信我們只是還沒找到fu,還無法動手做而已。課程內容上都知道要談什麼了,難的是要想用什麼方式,讓學員不單是聽我說,而能有更多引導他們一起思考、練習及演練的時間。

 

主辦單位在講師群組裡特別強調:在場有視障、聽障的學員,還有些學員行動不便,提醒不要設計搶答,擔心有些人無法操作。小組討論、搶答、演練、計分、名次決定棒次,真的都不能用上場嗎?平時課程強調高互動、多元的我,在這關卡膠著很久。

 

直到上課前三天看了電影「殺戮時刻」,最後一場審判在監獄時,黑人犯人對著白人律師說:「不論你怎麼看我,你覺得你跟我不一樣,你看我的眼光跟評審團一樣。」終於找到糾結點了,原來我一直認為他們和我平時教的學生不一樣,真的感到很慚愧,我這樣算是隱形的霸凌嗎?

 

想通後便決定維持一貫的課程設計與授課風格,原因很簡單「他們沒有比較特別,或許身體上有些許限制,但他們和我平時教的學員一模一樣沒有不同。」

 

 

對有感的事很執著

 

不單是教學上如此設計,再和Eva討論她的單元時,還很強勢的要她一定要設計互動、演練,而且不管行動方便否都要到台前面對所有人做演練,輔導員們也都不可以加入討論,所有思考都要由他們自己來。

 

大家都說我是溫和的老師,其實我只有臉和笑容是溫和的,對於要做的事可是執著到很殺的,也不會過於在乎當下少數一兩個人給我的調整建議,因為這是我們的課程,我們要為學員的成效和感受負最大的責任。

 

另一方面,我們更不期待最後聽到:「其實你們已經很好了,因為要設計他們的課程本來就不易」,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回事,如果學員不投入、無所學、學了用不上,都是身為講師的問題,而且是很大的問題。

 

很謝謝講師團隊,讓我堅持執著緊湊的運課手法,更謝謝你們如此的配合我,讓學員很忙很忙,讓他們不斷思考和練習,他們本來就都有著很好的生命故事了,而我們就像給了他們那杯白開水一樣,讓饅頭吃起來更好入口。

 

 

合體授課,強強聯手

 

三個人皆為獨立的段落,卻又能如此順暢的接棒,好無違和感,有著各自的風格模式,就像是SHE合體開演唱會一樣,很棒的組合。

 

Eva-例子看似簡單卻有著很深的力道,雖然一開始會讓學員感受殺氣十足,但透過強大的模仿功力,以及自嘲的能力,立刻能將學員拉近她獨有的世界裡。

 

老鄧-透過幽默詼諧讓學員放鬆一路來的緊湊緊張感,將聲音運用得維妙維肖,舉的例子非常特別,深得學員的笑聲和掌聲。

 

我-最溫和最有笑容的老師,卻是用最無形的刀,以緊湊的步調,快速將學員拉入課程中,再以故事啟發要他們不斷瘋狂演練。

 

幕後還有位大功臣,被臨危受命的桂香老師,認真、謹慎的為我們記錄著滿天飛的分數。以及每一組從旁給予協助、引導的輔導員們,還有心臟很大顆的理事長和總召,完全信任我們三位的表現。

那天的課程是今年最有意義的一堂課,是一堂我未曾教過的課,但卻是我極力推薦人人都必學的課程「說出影響力」。

 

因為生命一定可以影響生命,但你知道要怎麼說才能夠說出影響力嗎?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溝通力、溝通技巧、講師培訓 莊舒涵-小卡老師部落格

小卡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