戲劇是我很喜歡用來與自己對話的休閒,尤其是台灣劇團的創作,往往都能撫慰、激勵到我的心靈.

昨晚約了幾位好朋友一起進劇場看《老王子》,這齣戲傳達二大觀點:

  • 人人都曾經是小王子,但終會得面對成人社會的真實生活,成為隨波逐流跟著木馬旋轉的陀螺.
  • 沒有人是正常人(不信你可以點選測我是哪種瘋子),看似正常的人其實也是裝出來的;別人看你正常與不正常又豈是這麼重要,重要的是你自己怎麼看你自己.


何必在意別人如何認定你

從小我就不是住在這星球的人:

當老師、家人說不該怎樣應該怎樣時,我一定選擇不應該的去做.

當大家都聽老闆命令行事時,我一定選擇順從我心.

當大家都說妻子、媳婦該這樣當時,我一定選擇做我自己.

因為我想知道做大家口中不應該、不可以、不應當的事,做了真的會怎麼樣嗎?

過去人生階段的同學、老師、家人遇到現在的我,都會認為我太出乎他們意料之外了.

住在外星球的我:翹課、整同學、作弊、帶頭去打電動、蹺家,都非地球人該出現的行為;而現在是一名講師、傳遞著些知識、技能、結婚了,都是地球人規範中很好的表現,所以他們看我就會在心中說:她終於正常了,還正常的很不錯呢!


規範下該有的樣子

《老王子》這齣戲下半場五個瘋子為老王子的慶生趴變裝,他們選擇的變裝相當寫實也非常諷刺.

V怪客裝扮:生活中有被迫妄想症的他相當尖酸刻薄,即使是富家子弟,也不會笑,所以得戴上笑臉假裝在笑.

戴項圈防止舔傷口的狗:被丈夫拋棄的強迫症女人,被傷得很深,卻認為都是自己的錯,不允許自我舒緩安慰.

腦袋被囚禁的犯人:躁鬱症生意失敗的老闆,對於工作、親情、婚姻的失敗,被定義成社會的魯蛇.

戴著耳機的Rocker:精神分裂正、幻聽者,從小來自父母的高度期待,這些聲音讓他以為戴上耳機就能隔絕,豈知完全沒用.

正常人:從小被性侵的他,再也不相信愛情,寧願成為小三也不願意男人被搶,患有邊緣性人格障礙的她說:「假裝正常人,假久了也會變成正常人.」


我看《老王子》有感

首先,正常與不正常由誰來定義,我們常把這把尺交在別人手上,小時候是父母、師長,長大後是老闆、另一半,這把尺放回自己身上吧!因為日子是你要過的.

其次,女人不要成為男人的附屬品,要好好愛自己,別將男人視為依託,為他:打掃、煮飯、孝敬他的父母,換來的有可能只是嫌棄囉唆,甚至於是理所當然.

當她嫌棄妳時,妳一定要義無反顧地說走就走(經濟得獨立、自由),別為自己找藉口說:「為了孩子和一個健全的家庭」,因為妳犧牲不單是快樂與青春,更是換來全家人精神折的磨與對未來的恐懼.


生活究竟是灰色還是彩色

演員們拿著氣球現身舞台時,好繽紛!卻接著一個個將這些代表夢想、愛情、天真、熱情…的各色氣球給刺破,最後只留下灰色氣球,代表著我們選擇、捨棄後的人生.

這些元素是你認為該褪去的,也或者是被強迫刺破.

我個人認為:社會確實有些框架、期待,公司確實有些現實、要求,親人確實有些多慮、關注;但別把自己所消失的單純美好都指向是他人的錯,因為你才是最後決定它們存留與否的人.

我常聽到這樣的對話:有了孩子我們再也無法到處去旅遊了,等孩子大學再說吧!我有位朋友,兩個孩子都很小,一個還得抱在手上,一年去了日本兩次.別再說是誰害你失去什麼的,那是對自己的不負責.


藝術創作靠著熱情與堅持

這齣《老王子》由綠光劇團所創作的生活劇場系列.

謝幕時我激動的落淚了,羅北安拿起麥克風說著這部戲創作由來時的那股激動與熱情.

廉價的票價,別說賺錢了,養活這些幕前幕後藝術者工作者都有困難了,但他們選擇堅持他們的彩色人生,期待也帶給我們敢重新擁有彩色的人生.

台灣人就該支持台灣人

適合服藥對象:

  • 曾在童年、父母關係、家庭、婚姻、愛情、工作上有傷口的你.
  • 不敢做自己,認為生命有很多束縛,期待擁有彩色人生的你.
  • 病狀不輕,敢一意孤行反傳統規則、秩序的你.

活在別人規範嘴裡的生活是灰色
生活的彩度與亮度應由你來作主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溝通力、溝通技巧、講師培訓 莊舒涵-小卡老師部落格

小卡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